爱皮才会赢

小祁歌的毛为什么是焦的?

毫无逻辑的神经病脑洞

——————————————

小祁歌,你的毛怎么焦乎乎的?

姓燕那只阿拉斯加你知道吧?就黑了吧唧那只。

知道,对啦,最近都没看到他了,他去哪了?

那天我在树上打盹,他在树下打瞌睡正巧赶上修为圆满渡劫,一道雷劈下来,他没了,我羽毛焦了。

……羽毛?可是,你变成猞猁已经两百年了啊。

对呀,我还没说完呢。

哦……

那道雷把我骨头都劈乌了,后来我渡劫成功变成了猞猁,听说他变成了白鸽,准备去把他一口闷了报仇。

啊?!

可是我运气不好,去的时候又赶上他渡劫,我刚好在旁边。

所以你的毛又被劈黑了?

…………

…………

我最近转风车,只有第一跳会心了……

节……节哀?

不过我前些日子又收到他的消息了,他现在是白貂。

别冲动,你不能再黑了!

我已经去过啦,这回他还没渡劫,我们还一起喝了酒。

哦……然后呢?

你知道么?他比我还黑,五刀上将一个会心都没有!hihihihihi

【树洞|只有我不是亲生的】

*国际三禁,谢谢合作
一个毫无逻辑的蛇皮脑洞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楼主:别问id要脸
一个痛心疾首的树洞,我知道,说了不准哈你们也一定会哈,所以我只有一个要求,别深挖,要脸,谢谢。
我,一个英俊潇洒的莫问,上头有个苍云大哥,下头有个霸刀老弟,在家排行第二。
本来嘛,行二,不大不小的年纪,何况我还特别让人省心,三兄弟里我最不受宠这种问题我觉得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我真的是个很懂事的莫问。
可是最近我老弟遇上的一些事让我觉得,我的关注度低可能不关排行的事,完全是因为我不是亲生的。
为什么这么认为?因为三兄弟里就我没有藏剑了。

11L
楼主:别问id要脸
莫问?莫问怎么了?莫问吃你家大米啦!

16L
楼主:别问id要脸
不气,继续讲,我说完你就知道这不是空穴来风了。
我的大哥,一个苍云,真苍爹,90年代的那种,懂?他有一个藏剑队友,特别可爱,他们配合特别默契,在一起画风特别甜。
后来因为一些事他们分开了,大哥从此退役,我上岗了,也遇见过他的藏剑队友几次。他真的很厉害,是我见过最有灵性的藏剑,我在脑子里想过很多次和他并肩作战的画面,也提出过邀请,他没回应,大概我和他只能是对手了吧。
直到我退役,霸刀老弟上岗,我都没能好好和藏剑说上两句话,我一直以为我们家兄弟几个和藏剑就这样了,虽然遗憾但是江湖就是这样不是么?

30L
楼主:别问id要脸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我昨天没有一时兴起,半夜闲逛,听到霸刀去找苍云谈心的话。


42L
楼主:别问id要脸
昨天晚上,我半夜出门遛弯,知道了一个让我痛心的事情。
我的霸刀老弟,他前段时间和藏剑一起去龙门绝境了,不仅如此,最近还和藏剑打jjc了,把叽霸这种有毒配置打成了卖家秀,藏剑还和他有说有笑,嘻嘻哈哈。
【哔——】的,我的心好痛,令人窒息。

55L
楼主:别问id要脸
你们说,三兄弟里,为什么藏剑就不理我?因为我的校服没有毛绒绒么?因为只有我是内功么?
苍云和霸刀都和他作为队友打过jjc,只有我,永远在他对面,迎面而来的,不是鹤归,就是虎跑。
抬头看看苍云大哥,再回头头看看我的霸刀老弟,现在想想我的琴生真是个悲剧。
我也想知道藏剑给的探梅是个什么感觉啊!

67L
楼主:别问id要脸
对呀,我也是这样想的。按道理说,我和苍云霸刀他们俩是一脉相承,不可能存在藏剑只理他们不理我的情况。然而事实是他们俩都能和藏剑有说有笑,我去撩,只有被捶的份。
思来想去,只有可能因为我不是亲生的了,大概撩藏剑是需要遗传天赋的吧。

77L
楼主:别问id要脸
真的么?这样做就能有用?

90L
楼主:别问id要脸
算了,我已经退休没法再去见他了。

99L
楼主:别问id要脸
霸刀好像被苍云捶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出去看看。

106L
楼主:别问id要脸
捶死霸刀吧,好命的小兔崽子!一天就知道挂机和单排,藏剑居然还和他约了jjc!

113L
楼主:别问id要脸
那么问题来了,我是该直接平沙霸刀冒名顶替?还是上手和苍云一起捶死霸刀再和苍云打一架?

120L
楼主:别问id要脸
把霸刀关柴房里了,苍云在练刀,我也要练刀去了,大家再见:)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发现了,我真的很喜欢欺负柳劈。

想吃红白玫瑰

苍蝇君和柳劈,小祁歌的红白玫瑰,好想吃啊……

记一次夜半时分的跨服会面

ooc和bug归我
*圈地自萌,勿扰蒸煮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现在是凌晨3:30,叶祁歌待在登录界面的那块石头上,并不像平日里一样规规矩矩地背着重剑手持轻剑,而是把武器放在了一旁,盘腿坐在地上精神十足地计划着翻服务器的事。

几个小时前他才顶着阿越君@人气主播的名字在长安城兴致十足地当了撒币童子,还和大家拍了照片,还以为这一次的活动也能遇到柳劈,没想到直到活动最后都没见着。

一月一起吃鸡,二月一起打竞技场,三月份居然是在竞技场对面看见他的,小祁歌有点委屈,一委屈就要搞事。

其实说是计划,也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叶祁歌准备的,他翻来覆去纠结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只稍微琢磨了一下路线就背好自己的轻重双剑准备出发。

小祁歌要出门旅游去啦。叶祁歌在心里悄悄地说了一句,一飞身便跳出了长安城,扒着城墙左右张望。他还没试过不坐转服飞机而是自己跑出服务器,一时有些路痴,分辨了好一会才找对正确的方向。

柳劈在点卡服,而他在点月服,翻过各个服务器是真的麻烦。叶祁歌使着轻功在高空飞来飞去好一会,才跑到一座大山面前,这是分界线,翻过去就到点卡服了。

他站在山脚,仰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峰,有点犯愁,一边犹犹豫豫地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一边嘀咕好高啊。

这头一身金衣的藏剑弟子还在山脚转悠,忽然听到上方传来落石声,循声望去,山峰高处隐约能看见一个身穿霸刀弟子服的人形,正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下移动。眼见那人稳稳地往下挪了快一半的路程,叶祁歌终于看清了人影,正是他打算去找的柳劈。

“柳劈!”叶祁歌瞬间激动起来,放开了嗓子大声喊,一边喊还一边挥着手蹦蹦跳跳试图让霸刀弟子注意到他。

山上的柳劈听到山下传来叶祁歌的声音,好像还在喊自己,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可不就是叶祁歌嘛,再在心里默默算了下长安城到这里的距离,顿时明白了,叶祁歌恐怕也是打算翻过去找他。

这叽崽胆子又大了啊,都敢乱翻服务器了,柳劈内心感慨,估算了一下自己与山脚之间的距离,一个纵身便跳了下去,正好落在叶祁歌旁边让他一个飞扑,柳劈顺势抱住他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嘶——”柳劈小声地抽了口冷气,叶祁歌还是像从前一样喜欢连人带剑一起扑过来,可是他已经不是苍云了啊,没了那身黑甲之后能不能接住一个背着重剑的藏剑弟子,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柳劈的确是有数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看到山脚的叶祁歌时内心就膨胀得不得了,反正被扑一下又不会回复活点,叶祁歌爱扑就扑。

好在叶祁歌除了有点皮以外基本还是个很懂事的人,只是稍微把脸埋进柳劈毛绒绒的衣领里,幸灾乐祸地笑了两声就自己起身了,还十分善良地搭了把手拉起了柳劈。

“菜了啊,柳劈。”叶祁歌抱着手看霸刀弟子低头整理了身上的衣物,嘴角是怎么样也压不下去的笑意。

柳劈没忍住笑了两声,掀起眼皮子看了一眼叶祁歌,回道:“皮了啊,小祁歌。”

待柳劈整理完毕,叶祁歌才上前去,拉了霸刀弟子的手把人带到一棵树下坐着,又凑了上去挨着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些天南海北的话题,雀跃的语调怎么也压不住。

自从三年前那事过后他们的会面时间就变得极少,短暂地遇上几次也都是作为对手,叶祁歌以为他也会和曾经的一些伙伴一样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而自己也会像从前一样逐渐适应没有他并肩的江湖。

叶祁歌是真的没想到自己还能作为伙伴与他见面,龙门绝境一次,之后又作为队友一起打了竞技场,之后想要经常见面的想法就怎么也压不住了。他悄悄离开了长安城,想去柳劈的服务器看看他,没曾想在半路就遇见了。

说了一会,大概是说累了,叶祁歌一头靠在旁边毛绒绒的领子里使劲蹭了蹭,闷闷地问:“你都不说话的?又变闷了。”

叶祁歌毛绒绒的脑袋混着毛领挨近柳劈的脖子,蹭得他有点痒痒的。忍了一会,没忍住,便伸手把人捞进自己怀里抱着,抱够了才笑着额头相抵,轻轻地说:“我也很想你。”

柳劈有很多话想告诉叶祁歌,想说他回苍云看了雪,去了明教的三生树,明明还有很多地方可去,但他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来了藏剑山庄;他在断桥上待了很久,看着对面的楼外楼,想起三年前他们一起看的那场雪;他发现断桥上有个藏剑弟子穿着朔雪弟子服,有点像以前的叶祁歌……

但是他不善言辞,所以只能说他也很想他,所以半夜跑来看他了。

叶祁歌的确是懂的,所以他又开心起来,就着这样被半抱住的姿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干脆地窝进了霸刀的怀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聊了很久很久,直到阳光照在脸上才发现夜晚已经过去了。

“那么,下次再见,我得回去了。”柳劈在山脚下停住了脚步,转身有些无奈地看着似乎要把他送到山对面的叶祁歌。

叶祁歌也知道无论如何他们都该分开了,只是之前便有的打算还没能找出一个满意的说辞,眼看时间拖不得,索性一咬牙喊了一声:“柳劈。”

“怎么了?”

“这一分别也不知道下次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了。”叶祁歌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脸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下个月的今天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找你,好吧?”

“好,那再下一个月就换我来找你。”

“再下一个月又换我?”

“嗯。”

“那约好了,不许鸽好吧?”

“好。”

END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爱皮才会赢]←这是一个卡结尾卡三天的废材。
花了两分钟脑洞了一个翻服务器的故事,花了一个小时扩写,花了三天思考如何结尾,太tm菜了,再激情挖坑我就自挂东南枝!
不过总算是把脑洞发出来了,爽了。

伍贰居居和越劈(完)

ooc属于我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接下来的半个月,阿越逐渐适应了用“伍贰”的身份出入西山居。按照之前商量好的办法,复杂的专业性工作发给伍贰远程处理,阿越在西山居做做数据测试,倒是也有惊无险地瞒过了同事的眼睛。

似乎一切都还好,两个人同住一套房子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问题多多,半个多月的朝夕相处填补了之前三年的空缺,破冰之后依旧有些若即若离的关系在肉眼可见地拉近,只是灵魂互换的事一直没有进展。

“再这样下去就有点麻烦了呀,兄弟。”在伍贰家附近的餐馆解决了晚饭,阿越和伍贰一边溜达着消食一边商量起解决措施来:“没过多久就是新赛季,到时候我们俩的事都会多起来,特别是你这边,再换不回去到时候肯定瞒不住了。”

伍贰在认真地思考,阿越说的事他也很清楚,然而他更清楚,他们俩连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都不知道,要换回来谈何容易?

互换的时间越长来越长,他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说不急是假的,好在两个人都不是会放任负面情绪滋长的人,所以目前心态都还平稳。

“哎,要是再换不回来我怕是要去试一试那些偏方了。”阿越自顾自地嘀咕了一会,忽然冒出来这么句话引发了伍贰的兴趣。

“这情况你都还有偏方?这么厉害的么?”

“没没没,就……网上搜索出来的那堆乱七八糟的,我开玩笑的。”阿越一哽,没想到随口嘀咕的玩笑居然被注意到了。

“要不试试?”沉默了一会之后,阿越听伍贰说道,偏头过去看,表情居然还有点认真。

“不不不,兄弟你冷静点,我真的是开玩笑的!”

“到底是是什么主意啊?你这么慌。”

“没什么,就网上乱编的……”阿越见伍贰好像真的有点兴趣的样子,心虚道:“就那什么同时摸电闸之类的馊主意。”

“哈哈……不是吧阿越,这你都敢信?”

“我没有啊!我没信!开玩笑的好吧!”

之后的路程中,伍贰和阿越都没再提这件事,一路说说笑笑地回到了伍贰家,休息一会之后开了直播。

今天是七夕节,官方今年准备玩个大的,重新做了七夕任务的任务流程,把不少主播和一部分策划拉来搞了个七夕竞速活动,看哪一对能在新的七夕活动中拔得头筹。

然而由于主播队伍里过于严重的性别比例差,即使是策划这边尽力派出了不少策划小姐姐,依然有不少的主播需要忍痛变Gay。然而,不少吃瓜群众对这次的官方拉cp活动表示喜闻乐见,幸灾乐祸,热烈围观,各个主播直播间的观看人数节节攀升。

而某些特殊主播群的成员,也针对这次的活动制定了一些规定,比如【谁主动去找阿越组队就把谁踢出去。】和【谁主动去找伍贰组队就把谁踢出去。】

在书房里,阿越开启了伍贰的直播间,在比赛服登录了官方账号[伍贰君]。

另一边,伍贰也开始了阿越的直播间,登录了官方账号[阿越君]。

由于比赛还没开始,大大多数人都还在大厅里闲聊或者挂着不说话,所以当官方的yy里几乎同时传来了伍贰和阿越的“喂喂?听得到么?”时,所有人都是一愣。

“听得到听得到,阿越你和伍贰一起上线的么?”落叶听松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从阿越用柳劈直播开始,最近半个月以来大家充分感受到阿越和伍贰关系已经再一次实现了质的飞跃。后来几次直播“阿越”都会时不时提一句伍贰的事,也不再避开直播间的弹幕说起的那些话题,前几天“伍贰”直播也会时不时提一句阿越的事,看得出来对于阿越的日常可以说是知之甚深了。

我党能不能成功翻身就看今晚了!自拆cp的痛落叶听松已经体会了三年,就因为这一点,他在特殊主播群的地位永远处于食物链的最底端,无论群里进了多少新人,他永远是背锅的那一个。

聚仙寨山贼永不为奴!落叶听松勇敢地给自己开了个虎!落叶听松准备上了!

“那什么,阿越,你今天找到搭档没啊?哦对了,你和伍贰来得比较晚,策划小姐姐已经被那帮魔鬼约完了。”

“阿越”沉默了一两秒,从语境判断出落叶可能是来组队的,立即说:“落叶你还没搭档啊?可是我今天先和伍贰约了啊兄弟。”

哦?先和伍贰约好了?落叶听松脑内发送了一个滑稽,感觉快抑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强压着用正经的语调说出之前的安排:“哦,那没事,我去找狗哥,狗哥!狗哥!你有搭档了没?”

“没没没,落叶我们组队吧。”那边立刻传来了晏殊同样暗藏雀跃的话语。

这件事就像一个开关,之后大厅里的主播们也陆陆续续地开始组队,两两跳进专用房间,阿越也就随大流和伍贰跳了房间,所以也没有发现,他们俩跳进小房间之后,原本两两组队的不少主播又出现在了大厅,然后又都钻进了另一个不知道干嘛用的房间里。

之后主播们的反应和弹幕到底炸成了什么样子这里不再赘述。最后阿越和伍贰凭借着地理优势和浑然天成的默契拿到了比赛的第一名。

今年的七夕任务奖励是个盒子,阿越打开一看,除了刻着对方名字的戒指以外,居然还有一颗真橙,一时玩心大起,看弹幕里都是暗搓搓鼓动他顺手放了给大家看烟花的,便顺水推舟地开口,对伍贰说道:“阿越,你别动,我给大家看看烟花。”

下一秒,世界公告【江湖快马飞报!“伍贰君”侠士在扬州城对“阿越君”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伍贰君”对“阿越君”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一时间,原本刷得飞快的世界频道和附近频道都停了,这个烟花仿佛禁言一样牢牢地占据着小小的聊天框,直到下一个烟花的公告又刷了上来。

【江湖快马飞报!“阿越君”侠士在扬州城对“伍贰君”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阿越君”对“伍贰君”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这一幕有多少人截图收藏留恋了阿越不知道,他只觉得烟花公告刷上来的后一秒,眼前一花,就像半个月以前一样,面前的屏幕换了,依然是炫目的烟花,但是角色从伍贰君变回了阿越君。

阿越愣了一秒,不太确定地操作着藏剑跳到了霸刀旁边,霸刀也原地跳了两下,发出了一个互动邀请:[阿越君]要和我抱抱么?

诶嘿,真换回来了!阿越点击了接受,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口说话:“虽然真诚的特效是不比新出的那些烟花好看,可是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真诚。”

“毕竟是老烟花了啊,特效比不上正常,不过心形的烟花还是挺好看的吧。”耳机里传来伍贰的声音,阿越hihihihi地笑了一阵,转开话题去和弹幕互动:“嗯……前段时间嗓子一直不太舒服呀。嗯嗯,现在好了现在好了,明天开始恢复正常直播好吧?好好好,不鸽不鸽,立字据立字据……”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这件事发生的契机和为什么会结束,阿越觉得已经没必要去探索了,所有的事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这就够了。

阿越翻开手机,订好了明天回山东的机票,退出时恰好看到爸妈的短信,说准备后天回家。阿越和父母确认了一下航班,关闭了手机,然后又和弹幕道了晚安,关闭了直播,抬头正看见从书房出来的伍贰,交换了一个轻松的笑容,各自洗漱去了。

11:30 P.M,阿越发出了今天的最后一条微博。
阿越君:
明天开始恢复直播,发誓以后都不修仙了,希望大家监督一下我,谢谢谢谢。大家晚安:)

END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是个只会挖坑不会填坑的傻逼这个残酷的事实,卡老久,今天被群里的和lof里的刀刺激到,总算是卡出来了……
阿越和伍贰换回去了,也勉强算是个可以的结尾吧,大家再见我再也不想头脑一热就开始产这种根本没法一发完的粮食了😭

最后,跪求太太们多发糖,少发刀,最近刀子好多啊😂

一一一一一

苍蝇君……还是算了吧,今天扫荡粮仓时才发现有太太写过伍贰上苍云了,好吃极了!我就不产干粮了,我现在只想吃粮食∠( ᐛ 」∠)_

伍贰居居和越劈(四)

ooc属于我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天晚上的竞技场,开着柳劈的阿越仿佛背了个200斤的偶像包袱,沉默寡言,惜字如金,打人凶残得一比,并且不知为何砍人套路十分劈哥,甚至有部分伍贰君的技术粉跑进了阿越的直播间,直言要不是声音不对,他们都以为是伍贰亲自上号了。

大部分群众对阿越今天的一系列操作表示震惊,一小部分则表示,这是糖啊!嗑嗑嗑!

当然,吃瓜群众的反应现在的两人都还不知道,这当口伍贰还在竞技场里一刀一个小朋友,阿越扔下了开着直播间的笔记本,抱着困困坐在伍贰右边靠后点的位置盯着伍贰打竞技场。盯得久,就发觉伍贰的背影似乎越发僵硬了,一向情商超高的阿越反应过来,悄悄问:“伍贰你不习惯有人盯着你啊?”

“平时就还好吧,打竞技场的时候背后有人是有点不习惯。”又是一场胜利到手,落叶有点事离开一会,伍贰闭了麦转过头看阿越,问道:“怎么不玩了?”

“散排了一会,好几场开场队友暴毙,被电惨了。”

“散排就是修炼,放平心态,佛系散排。”

“对呀,偶尔遇到靠谱的队友我又没法开麦,不好意思拖累人家,干脆不排了。”

伍贰轻笑一声,看了下现在的时间和队伍积分,说:“快到打完了,时间还早点一波外卖?”

“这个点你还吃宵夜?!”阿越有些惊奇,但是仔细想想又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我当然吃啊,不仅吃宵夜,半夜3点喝咖啡吃薯片之类的事也干了不少。不是,阿越你是不是对我的生活习惯有什么误解?”

“是有点吧。”阿越很坦然地承认了,“你知不知道啊伍贰,我以前就一直觉得你很厉害,手法好,又聪明,学霸,花海还说过我是你迷弟,以前粉丝也说过我看你带光环。”

“不对啊花海说的是迷妹吧我记得?”伍贰顺口回了一句。

话音刚落,两个人都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同时陷入了沉默……

怎么说呢,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会去看录屏的人,这回要怎么解释?真巧啊这个梗居然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件事就有点尴尬了。

这种时候,大家的好朋友皮皮松就该回来了,伍贰听到耳机里落叶的喂喂喂,连忙指了指电脑,阿越会意点头,一个人继续直播,一个人去点外卖,两人都十分默契地跳过了这个话题……

只是,直到两个人入睡之前,关于对方到底是不是和自己通过同一个途径知道这个梗的疑问,依旧盘旋在脑海中。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就很想知道圈内大佬们到底会不会在b站搜各种视屏看,特别是八卦的那几个,我看东浅公开处刑墨傻的视屏里,熟练度不低呀,更别说青冥麻麻本来就是个up主。

伍贰居居和越劈(三点五)

ooc属于我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当落叶听松上了yy,开启直播,登陆账号时,一切都还是正常的,就和之前的每一次直播一样,风平浪静。

电脑正在过图,落叶左手端起水杯准备喝上几口,毕竟等会要长时间说话,提前润润嗓子。喝水间隙时看了一眼弹幕,发现原本在打屁聊天的小伙伴们忽然都刷起了
【!!!!!】
【?????】
【从阿越的直播间过来,葱,你先别喝水!】
【葱葱!深呼吸!】

在搞什么啊?落叶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时过图已经结束了,落叶操控着军爷蹦跶了两圈,开口和对面的阿越说:“我上来了我上来了,叫XXXXX,阿越你是上的霸刀是吧。”

耳机里传来了回答:“对,霸刀,我看到你了,进组。”

这叽今天好像不太对劲?落叶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手快地点了组队弹出框,下一秒,一个霸刀和他组队成功,落叶看了一眼队友的id。嗯,这个霸刀叫柳劈。

什莫???柳劈???这伍贰的霸刀啊!!!

下一秒,两个直播间的粉丝都听到了水杯落地的碰哐——一声,落叶大声地喊了一句卧槽!然后就是一阵手忙脚乱的收拾声,匆匆说了一句等我一会就没了动静,听声音应该是出了房间。

弹幕上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完了,将军的枸杞养生茶。】
【吓得我水杯都掉了。】
【葱葱我都说了让你先别喝水!】

与此同时,阿越的直播间也没好上多少,从观众视角来看,整个屏幕都被【???????】淹没,不时有观众发出【我是谁?我在哪?】的疑问。还有一部分观众自从看着“阿越”登陆的是柳劈之后,就陷入了长久的震惊中,不断地把屏幕切出去,又切回来,试图找出自己可能是误点进了伍贰直播间的证据。

“噗——hihi……咳咳咳,哈哈哈哈哈,噗咳……”这边,开着网页看弹幕反应的阿越已经憋笑憋得快岔气了,想要笑又怕声音被伍贰的麦收进去让直播间的小伙伴听到,只能背过身捂住嘴,从伍贰的视角看过去整个人的身子都憋笑憋得发抖。

这场景是真的挺好笑的,看得伍贰也忍不住闷笑起来,有一两声没收住,被旁边阿越听到了,背影抖得更厉害,看起来像是要憋断气儿了一样。

【居居你想笑就笑,别憋坏了。】
【居居你的hihihi呢?!】
【柳劈自带的偶像包袱这么重的么??】

落叶听松换掉了身上被打湿的衣服,在立即回去和八卦一会间犹豫了一下,打开了QQ。很好,群里果然炸了。

【嘘,悄悄地】
残酷棠仔:???
花海:?????
云青椒:???!!!
青冥:落叶听松你出来!说话!我知道你在看!
藏五爷:???复婚了?!这么快?!
落叶听葱: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我TM水杯都吓掉了!
是橘喵不是发开:阿越不是和你约的策藏么?换了霸刀没和你说过?
落叶听葱:说了,但是没说是柳劈啊!
小土微:厉害啊,阿越,才刚听说去了珠海,这晚上连柳劈都借来了
是东浅不是奶喵:不是,为什么会忽然上了柳劈?就为了给大家喂一把狗粮???喵喵喵???
残酷棠仔:和好了还不得皮一下?可以的好吧,这一波狗粮我给满分,继续发不要停
漓七:今天是什么日子!?这波糖,嗑到我神志不清,甜昏过去。
花海:外面那几个五越群都炸了,疯狂过年。
落叶听葱:大家过年好过年好,我回去打竞技场了。
小土微:过年好!
藏五爷:过年好过年好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没什么实质进展,算0.5章好吧,第三章内容的延伸。

九岁天才藏剑头卡窗框,队友一旁笑出声。
一张辣鸡改图。

伍贰居居和越劈(三)

ooc属于我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当天晚上,阿越的qq十分躁动。

藏五爷:阿越?
藏五爷:爱叽?
藏五爷:今天这是怎么肥事?你什么时候来的珠海啊?伍贰今天还请假带你玩!

落叶:阿越我听说你在珠海?
落叶:你怎么跑珠海去了?
落叶:今天晚上策藏你准备怎么办?嗯?

云青霄:阿越我听说你去珠海找师傅了?
云青霄:师傅还请假去接你了?

…………

行吧,阿越接过伍贰递来的手机,看着这一溜的消息疯狂头疼。主播们的小群里全是在@自己,消息越传越离谱,就差没传出自己过来千里那什么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瞎说,明明是伍贰过来找我的!

阿越一边绞尽脑汁应付忽然兴奋的吃瓜群众,一边按开了伍贰的手机,qq里一片风平浪静,好友列表里同样的头像在自己那边疯狂闪动,在这边屁都不敢放一个。

一帮怂货!凭什么就欺负小阿越君!阿越回了半天消息,也没回完,那边伍贰接了自己的手机看一眼,再探过头来看了看阿越的,消息列表一串红通通的未读提示,不由得闷着笑了两声。

“你还笑???我都被迫鸽了竞技场了,有点同情心好吧?”

“噗……不是,你今天晚上和落叶的策藏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鸽了。哎,落叶可能想打死我。”

“是单子么?”

“嗯,落叶那边有个10-12段,我这边最近都没接单。”

“要不我替你打吧,哪个服?”伍贰说着就准备去书房开电脑。

“姨妈,伍贰你能打藏剑么?”阿越跟着就跑了进去,接过伍贰的笔记本也准备上线玩一会。

“必须策藏么?霸刀天策也行的吧,还能快点上。”

“可是我霸刀不在姨妈呀。”

“没事没事,我有。”

“柳劈?!!!”阿越一惊,犹豫了一下说:“落叶那边估计没意见,可是……上柳劈不太好吧?”

伍贰没说话,点开了剑三的图标之后转身看着阿越,阿越有些躲闪着垂下目光看着屏幕,发现对方一直在看自己之后又硬着头皮看回去,也没说话,神情中带着些不知所措的狼狈,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又闭了嘴。

说实话,看着“自己”做出这样的动作,还真是听不适应的,伍贰稍微走了下神。其实不是不知道阿越犹豫的理由,只是现在这样的近距离给了伍贰一种时间回到三年前的错觉。

他在交友上一直是一个比较被动的人,做得最多的就是等待,等待他人释放出善意,等待他人的靠近,很少会光明正大地去表达出自己的好意。三年前和阿越的相遇也是这样,是阿越蹦蹦跳跳地靠近自己,把苍蝇君拉出自己的小世界。

他们从认识之初就无比契合,之后发展到形影不离,又促不及防地分离在最要好的时候,在欢乐的时光里从没去设想过未来是否会渐行渐远,以至于在直到现在也没能为对方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

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相处,也没法让自己遗忘曾经,明知往事不可追却仍然不希望自己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旧友”。然后在之后每一次相遇里,暂且压制住跃跃欲试的内心,小心翼翼地试探对方的态度,一点一点地想要拉近距离。

只是这次可能拉得有点过了。不甘心和沮丧仿佛在胸中团成一团,堵住了呼吸,又或许是脑子里的思绪太过复杂,高度紧张的状态影响到了听力,伍贰总觉得房间里安静到落针可闻,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

或许现在岔开话题会比较好,伍贰正准备开口,阿越却先他一步出声了:“其实我现在真的不怎么在意了。”并没有明说,但是伍贰明白了阿越指的是什么。

他顿了顿,又微微垂下眼,半解释半自言自语道,“说当时完全没影响那不可能,最开始那段时间真的状态挺糟糕的,后来慢慢调整好了,和你也又有了联系,这样挺好的。”

“我只是觉得,很多人可能都会在意那件事。那些小心翼翼不在我面前提起你的,和不在你面前提起我的。嗯……前段时间不是又出了点事嘛,这次要是让大家看见我上了柳劈,万一又出事了怎么办。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一直都皮,大家也都挺宠我的,但是我不能只考虑自己呀,这种事对你来说还是有点难受的吧?”

伍贰静静地听完,然后大大地叹了口气,说:“既然你不在意,那就没问题了,我也不在意啊。”

“嗯?”阿越发出了一个疑惑的音节。

伍贰飞快地登录了账号,跟阿越要了yy,一边登入一边说:“我是策划,阿越。有粉丝喜欢我,我会高兴,但是我一直都不是那种会为了别人的期待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更何况你是阿越啊,我肯定是选你好吧?”

短短几句话,阿越却立马就又高兴起来了,就像当初得了个压惊的风袖时一样,抖抖叽毛兴奋地说:“那行行行,上上上,去吓落叶一跳好吧?我去群里发公告,顺便通知落叶上线。”

下一秒,柳劈上线。离无辜老将军落叶听松和直播间的粉丝被吓到心跳失衡,还有半小时。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大半夜修仙码字,被b站的旧刀子磕疼牙了,自己产点糖安慰一下自己,压压惊。

伍贰居居和越劈(二)

ooc属于我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二天,伍贰来了珠海。说是见面商量,其实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跟自己的身体大眼瞪小眼,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果然活跃气氛还是要小阿越君来。阿越假装咳了一声,开口说:“光看也不顶事啊伍贰,这情况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伍贰叹了口气:“这情况实在是有点难办啊,为什么是我们两个?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该怎样解决?一点头绪都没有。”

“而且,如果短时间之内变不回来的话,我那边倒是问题不大,这个月的时长已经提前完成了。你的工作就有点难办了,一直请假肯定行不通,班我先替你上着,但是其他的我不会呀。”

伍贰思考了一下:“西山居最近没什么大工程,有工作你发过来我处理了再传给你,等会我带你去工作的地方熟悉一下,小心一点应该行得通。”

“哎,那行。”阿越挺高兴地应了,想了想又说:“要不你干脆就待在珠海得了呗,我爸妈出国旅游,至少得玩半个月呢,我出趟远门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难不成你真要鸽半个月啊?”伍贰有些好笑地问道。

“要是真的短时间变不回来那也没办法呀,要不然你隔三岔五帮我播一会,播什么都行,想打竞技场的话我有个霸刀号。”

“可以。”伍贰点点头。

后续问题大概商定好,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那就先这样办着,我带你去西山居看看?”伍贰起身问。

“啊,行行行。”阿越起身准备出门。

“哎哎哎,钥匙钥匙。”

“哦哦哦。”

“工牌工牌。”

“好的好的。”

“哎,我打卡用的那张卡哪里去了?阿越你看到过没?”

“没,长什么样啊?”

“没事没事找到了找到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站在停车场门口的两人最终因为阿越没有驾照这一点,选择了坐公交车去西山居。

西山居。

“这里是balabala,那边是balabala,食堂在balabala,我在这边balabala。一般情况下balabalabala……”

“嗯嗯,哦哦哦,好的,知道了。”

那一天,全体西山居员工,看着据说有事请假的伍贰君,带着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的阿越君,到处参观,边参观还边靠得很近地,小声bb。

这里我们收集了一点目击者的感想:
【伍贰你TM今天请假就是为了当导游带阿越来参观西山居?!这是什么骚操作?】by不愿透露姓名的藏XX

tbc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伪.同居,近距离全方位观察视角:)